华克山庄娱乐_最新华克山庄娱乐 - 享受至尊返点

赞!每个父母都不应该错过的视频!(现在看还不晚) 我要讲的,是我的女儿安雪拉·庞萨瓦特和菠萝之间的故事。   安雪拉8岁那年她的父亲不幸因一场车祸去世,为了维持生计,我不得不自力更生。炎热的夏季,我干起了贩卖水果的生意,每天批发来菠萝、芒果、西瓜等各种水果放在一辆手推车上,然后一边削皮切片,一边叫卖。这样的日子很苦,但安雪拉很乖巧,我很欣慰。   某一天,安雪拉突然对菠萝产生了极大兴趣,她手拿一把刀,对着菠萝左比划右比划。我知道,她是想搞清楚我是怎么把外皮又硬又刺的菠萝削成嫩黄诱人的菠萝片。   我没有上过学,我不知道要怎样教才能让安雪拉的学习更棒,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从生活中学习一点东西。比如,削菠萝。我让安雪拉看着我怎么去做。我用水果刀分别截去菠萝的两端,再一点点削去外皮,然后拿来专用的水果刀挖去一个个菠萝眼。半个小时之后,安雪拉削了一个很漂亮的菠萝摆在我面前。她笑了,我也笑了。   此后每天放学安雪拉都来到街上我的手推车旁,帮忙削菠萝。有一天,我看到她忙着忙着突然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两眼呆呆,望向一个地方。我很快看出了她的心事。远处,几个孩子正手拿各色雪糕,黄的、白色、紫的,吃得正欢。安雪拉一声不吭。但我知道,此刻她是多么渴望得到一根雪糕。我低头看看钱盒子,只有零零散散几个硬币,虽然够买一根雪糕,但这些钱另有计划——得给安雪拉订一份学习材料。   晚上,安雪拉早早睡了。我想起白天她站在街头看别人吃雪糕时失落的表情,决定给她一个惊喜。我把一个菠萝削成几根方形雪糕的样子,逐一插上竹签,然后放进一个装满冰片的冷冻箱里。   第二天一早,我把自制的菠萝雪糕递给安雪拉。她惊喜地跳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口。   我问:“味道怎么样?比冰激凌还棒吧?”   她答:“是的,太好吃了。妈妈,我们应该把它卖出去!”   我瞪大了双眼。我很惊讶,她竟然冒出了要自制菠萝雪糕出售的想法。 “让我试试卖菠萝雪糕吧。”安雪拉小声央求。   我答应了。那周周末,我把前一天晚上制好的几根菠萝雪糕连同一个小型的冷冻箱递给她。她把冷冻箱的带子挂在脖子上,背着,然后信心满满地走出去。   我偷偷跟在她的后面。安雪拉来到一个菜市场,一边走一边怯怯地喊。   “要不要吃菠萝雪糕?”   “有人需要一根菠萝雪糕吗?”   “我妈妈制作的菠萝雪糕,有谁要买吗?”   她的声音很微弱,几乎没有人注意她。我很心疼,但没有上前。   一个钟头后,她一脸疲惫地回到我身边。她几乎快哭了,她问我:“妈妈,为什么没人买我的菠萝雪糕?”   我俯下身去,认认真真对她说:“我觉得你应该再去菜市场一趟,看看其他人是怎么卖东西的。”安雪拉听完点点头,然后跑开了。这次我没有再跟。我相信,菜市场里充斥着的那些叫卖声,“卖辣椒啦,一堆五铢,三堆十铢”,“又香又软的烤肉,一咬满嘴汁”,等等,对她一定有帮助。   果然,一个多小时后,安雪拉又背着冷冻箱出发了。箱子上多了一个她手绘的招牌,招牌上是一根很形象的黄色菠萝雪糕,以及一句话:菠萝雪糕,每口好滋味,一根五铢,三根十铢。安雪拉一边走,一边大声叫喊:好吃的菠萝雪糕,快买去尝尝!   这一次,终于有人对她的菠萝雪糕产生了兴趣,她终于卖出去第一根。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傍晚的时候,她背着空空的冷冻箱回来了。她递给了我一小沓钞票,然后笑了。我也笑了。   安雪拉学得很快,很好,当同龄的孩子满大街疯跑玩闹的时候,她已经学会骑自行车沿街叫卖菠萝雪糕了。在生活中,安雪拉遇到过很多像卖菠萝雪糕一样的零碎事情,我从不担心她应付不来,因为我相信她会从实践中学习,自己试着解决问题。这样即使有一天我不在她身边了,她也能过得很好……   以上这个关于安雪拉和菠萝雪糕的故事,是前不久泰国一名教育工作者福尔迪根据一个母亲的口述整理下来的。安雪拉·庞萨瓦特,自2009年考上本科大学,每年都获得丰厚的奖学金,直至203年毕业。安雪拉说,母亲的教育让她受用一生。福尔迪还采访了很多类似于安雪拉的优秀孩子。这些孩子的家境大相径庭,他们的性格也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的父母从小就给予他们良好的教育。福尔迪由此得出一个结论:家庭教育是激发孩子潜能的源泉。   中国教育研究 传播科学教育理念和方法   关注教育|关注未来   微信ID:hantopedu   长按二维码,欢迎关注 投稿邮箱:hantop_huyong@63.com,要求:符合[中国教育研究]风格,独家首发,有启发性的明确观点,有可读性和可传播性,字数2000字以上,同时附上00字左右的作者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