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投注网_最新亚太投注网 - 独家实力奉献

itemprop="headline"搜狐快评:布鲁塞尔恐袭,欧洲未来如何抉择? 文丨赵 楚(搜狐特约评论员)  当地时间3月22日,布鲁塞尔国际机场与市区发生连环爆炸,死伤数十人,比利时政府宣布进入反恐最高警戒状态。媒体陆续传来的画面血腥恐怖,无疑,这是最新一起针对欧洲国家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  爆炸发生4天前,比法警方刚采取联合行动,逮捕了据信为4个月前巴黎恐怖袭击主要嫌犯的萨拉赫·阿布德斯拉姆。最新的爆炸意义深远,因为可以肯定,在巴黎恐怖主义袭击之后,欧洲反恐力量势必有系列深层次的合作,而就是在这种态势下,如此凶残的系列爆炸得以成功策划和实施。这表明即使在巴黎袭击之后,整合与合作的欧洲仍难以应对如此大规模具有全局影响的恐怖主义威胁。  要组织这样的袭击,人员的渗透和潜伏,爆炸品的购买,运输,制作和安装,其中必然牵涉的资金的运作与投送,都非一般个别袭击者所能。媒体最新的消息是恐怖组织ISIS宣称对其负责,无论真伪,这都意味着恐怖主义已在欧洲建成隐秘的人员,情报,行动和资金网络。由巴黎的袭击到今次布鲁塞尔的喋血,可以清晰判断的一件事是,素来被人们认为是后资本主义天堂的老欧洲正在面对内部与外部隐秘串联的全新安全挑战,这挑战,前所未有。  不难设想,大规模恐怖袭击接连发生,这对于信息化和全球化时代的欧洲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二战后,基于复兴所带来的优良社会与经济基础,在国际政治与国内政策方面,老欧洲奉行富于人道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的内外政策,文化与种族的多元化,及宗教宽容都有空前的发展,几乎成为后工业化时代宪政民主社会的楷模。然而,从巴黎到本次布鲁塞尔的爆炸声和鲜血揭示了另一种图景:老欧洲与20世纪的热战和冷战时期相比,并未因此变得更为安全。换言之,在从巴黎到布鲁塞尔的血腥袭击之后,再乐观的欧洲人也自然会认识到,安全问题必然会成为影响欧洲各国内外政策思维的首要事务。  发生在马阿尔比克地铁站的爆炸距离欧盟总部仅咫尺之遥。可以展望的是,面对新的安全威胁,战后许多人一直热心推动的欧洲联合之梦,因恐怖主义威胁而呈现新的局面。而欧洲新的安全威胁不仅是单纯的对外政策事务,而是首先是牵涉内部社会与安全政策的事务。这带来的挑战复杂而两难。文化与种族多元的基本理念下,居民构成已经改变的欧洲不可能实行关门主义的治安政策,而欧洲非传统居民与恐怖主义发源地地区的多样化联系也牵扯欧洲对外行动的能力与意愿;所以,布鲁塞尔袭击给予欧洲一个无法含混的抉择:要么在国际安全行动中更消极,因而变得更内向,要么在内外安全政策方面改弦易辙,转而采取更积极的政策。  问题是,欧洲各国的基本国情并没有为更积极的内外安全政策做好准备。  另一个可以展望的变化前景是,由于欧洲决策的低效率,在加强安全合作的同时,欧洲大国会更积极采取针对其自身内部安全的法制与力量建设,而这一过程中,必须注意的是德国的作用。作为统一欧洲的主要助产士与推动者,也是实际上的头号监护人,因战后特殊国情,德国在战后欧洲的安全问题上一直含蓄而低调,然而,纵观欧洲各国的力量对比,欧洲要在安全问题上采取有效行动,并且阻止欧洲联合的步伐不因安全威胁而分崩,德国展现领导力,恢复更独立的欧洲领导地位,是唯一可能和现实的逻辑结果。而且,也只有德国展现领导欧洲的决心,欧美的安全合作才可能获得坚实的欧洲支柱。  此外,欧洲目前面临的安全威胁尚远不止恐怖主义非传统威胁一端。从乌克兰到波罗的海国家,乃至前东欧国家,因乌克兰危机引发的地缘战略危机尚未平息,这种传统安全威胁的态势与各国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结合起来,必然会逐步塑造欧洲各国的战略政策,逐渐地,新的安全政策也会投射到对外政策和内部社会政策等各方面,进而会塑造新的社会意识。考虑到目前恐怖主义威胁与中东等地区局势的紧密关系,欧洲会在中东问题上采取更积极的政策将可以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