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真人龙虎_最新网上真人龙虎 - 是您正确的选择

医学生“升级”住院医?有啥不一样 北京天坛医院普外科 邢 颖   有了一点话语权和参与感   是医学生时,我的主要工作就是老师评语里的那句话,“顺利完成上级医师交给的工作”,主要回答如下问题:换药?我去。开检查单子?我来。手术拉钩?我上。出院?我办。收病人了?我写病历。   上班后变成住院医,我底下有了几个“小催”,可以说“升了一级”,同时开始参与交待病情,手术签字等工作,虽然依然有上级领导布置任务,但是领导更希望我回答是这样几个问题:要不要换药?做什么检查?做什么手术?能不能出院?用不用住院?说白了,当领导需要一个可以商量病人治疗的人时,我已经被纳入选择范围了。   如果说平时工作中医学生和住院医的变化并不十分明显,那么值班时,这个变化真的是不容忽视:   上学时,在科里值班,我值的是最底层的“一线”,现在改名叫教学值班了。总之,就是整天被各种头疼发烧,换药拆线,推病人做检查等“杂活”包围,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解决所有病房住院病人的“需要”,搞不定时再去请示上级,收了急诊病人时,还要写病历、上手术等。而当时,高我一级的“院总”们,则基本不用太管病房,只需要在医院里“溜溜弯,会会诊”,当时觉得,一线班好烦,能像院总那样轻松就好了......   毕业后的第二年,我如愿当上了院总,总之,一年后的今天,我很怀念一线班。做了院总之后,虽然大部分时候不用自己处理病房病人的病情变化,跑腿的活也都有了“小弟”,但是,各种会诊实在是让人“死脑细胞无数”,这里以急诊病人为著:这个病人该不该收?应该收但是没床怎么办?本院其实处理不了但是病人不理解不愿意去其他医院怎么办?没有入院指征病人很想住院怎么办?身揣院里配备的值班手机,可谓“手机响起来,我心跳起来啊”。   是决策者的一部分 责任感随之增加   当然,自己处理不了的时候,就要请示上级医生,有的上级(二线)属于“事必躬亲型”,往往会热情帮助;另一些二线医生则是“点到为止”,让你一人在“风中凌乱”。刚开始值院总时,处理完一个急诊病人后,总会一个人默默回想,有没有没做到的地方。   总结一下就是,医学生时,“领导说收就收,说做就做,说干啥就干啥”,作为一个绝对的“执行者”,钱少事多;住院医时,则更多的要考虑“要不要收,要不要做,怎么处理是最好的”,相比之下,(貌似)钱多(好像)事少,但是或多或少有了一定“决策者”的成分,责任随之增加。   直到现在,领导评价我的几大问题之首仍然是“定位不清”,“不要老盯着那点病例”,“别老想着自己就是个拉钩的”。对此,我想说,领导说的对。固然,病例要好好写,但是作为住院医,要更多的思考一些“高一层”的东西,患者的诊断、治疗、出院标准如何确定,交代病情时要注意什么问题等。   另外,要比上学时更加注意专业知识的学习,毕竟在学弟学妹们眼里,住院医就是老师,是可以请教问题的,而作为老师,回答不出来是很没面子的。   职场中的自我定位很重要   除了临床工作,作为一名住院医,自己的文章、晋升等也是不得不想的问题,没有了上学时导师夺命连环催似的督促,拖延症如我这些问题还是十分艰巨的。但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医学生也不是一天变成住院医的。   准确的心理定位十分重要,既不能自视过高,更不能妄自菲薄,既要安排好下面同学们的工作,保证病例换药等基础工作不出乱子,更要帮助上级医师制定患者的整体治疗计划,交代病情等,值班时,更要具备在保证医疗安全的情况下独立处理急诊情况的能力。   以上为《健康报》原创作品,如若转载须获得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