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2投注平台_最新新2投注平台 - 赢ipad回家

试课是在试什么,其弊端你知道多少? 课堂执教能力是衡量教师专业水准的重要标尺,因此,它被视为磨砺教师专业发展能力的“磨石”,以不同形式出现在各类教师培训现场。   如果说最具代表性的,那应该是优质课前的准备。为能集中说明问题,我把上述各类不同目的的课堂打磨活动统称为试课。   我历来反对试课。即便我自己上公开课,也不去找一个班级试验自己的设计。究其原因有两点:   首先,   这对陪我们试课的学生不公平   从教育伦理上说,我们没有任何权力强制学生参与我们的试课。无论是自己的班级,还是别人的班级,岗位赋予我们授课的权利中,并没有包括把学生拿来做检验自己教学设计水平的内容。一个班级的学生,对自己的老师一般维持一种默契的教与学的节奏。这种比较稳定的默契也是学校教师得以稳定的基础。另外,从学生学习知识的角度来看,绝大多数学生在接受知识时,一生可能只上一节新课。他们就像一块白布,无论画家出于何种目的,只要在上面涂抹一笔,这块白布只能在这一道痕迹上被继续画下去。作为涂抹者的教师,则可以以各种目的,为检验自己的“设计”,去继续试验第二个班级、第三个班级,直到试出自己和他人都满意的“东西”来。   这个“东西”是什么呢?当然不是学生的能力,而是被我们奉为神明“教学设计”。在课改实施十几年后的今天,还有人拿着学生试来试去,有的还被冠以“磨课”的美誉,置学生学习于不顾,置基本的学习规律于不顾,确实让人费解。   其次,   试课是对教师能力提升的一种伤害   我们实际工作中,一直有“磨课”的做法,理由是为提高教师的授课能力。在我看来,这种被赋予重大使命的试课恰恰是抑制教师授课能力的最大障碍。   试课试什么?应该不外乎以下几类:第一是要试学情。想通过试讲看看学生的情况与自己的设想是否一样。第二是要试自己的教学设计效果如何。第三是试完成教学设计的“新武器”是否有效。这些“新武器”包括“声光电”在内的精美课件,包括设计的小游戏、小包袱、小技法、小互动、小故事等五小技巧及各自需要的时间等。   除此之外,我们是否考虑学生的实际情况?是否考虑试课之后对学生学习秩序的影响?这似乎没人过问,似乎学生天生就有被试来试去的义务。   行为是思想的表现。这种培养教师的思路是有问题的。因为,它折射出组织者对好课标准的理解偏差。从传授知识、训练技巧的教育观念出发,我们在课堂上需要对学生进行高度控制。从目标到过程、从活动到反馈,都有进行严密的控制与监督。这也就是所谓的控制性课堂形态。它的优点是利于信息的传播,利于在单位时间内提高教学效能。但是,这种控制性课堂形态已经与我们实施十几年的课程改革要求不相适应,如果从课改提倡的“三维目标”考虑,我们最多可以在“知识与技能”维度进行比照,而“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价值观”两个维度,几乎没有成长的迹象。即便有,也是老师的“过程”,老师要求的“方法”,老师灌输的“情感态度价值观”。因此说,我们通过不同形式、不同角度、不同目的的试课,强化的只是教师的控制技巧和控制意识,弱化的一定是学生参与的程度。   因此,我们通过多次的试讲,总能总结出各类学生都可以通用的“控制方法”,但我们唯一“试”不出来的是学生脑子里提出的问题。所以说,从生成互动的新课改理念来观察教师的课堂的话,这种注重技能熟练程度,重视教师控制效率的活动是不合时宜的。从这个观点去训练教师只能是南辕北辙、事倍功半。      相反,如果我们不去试课,反而会激发教师提升自己施教能力的热情。   首先,教师没有了试课的依靠心理,会被逼着全身心地考量学情,遴选目标与内容,科学简便地设计环节。其次,在授课现场,会全身心地投入整个教与学的活动中,去自觉修补设计中的不足,在教学中调整目标与教学节奏,大胆取舍已知和当下的教学资源,呈现出一种教师努力施教、学生积极参与的学习状态。因为,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双方都是“第一次”。如果把教师依赖的试课心理去掉,那么教师就会主动提高自己备课时的预判能力与授课现场的调控能力。这两种能力是教师授课专业水平的核心。这种能力,也只有在逼迫自己不试讲,逼迫自己敢上“一次性课”的经历中才能得到锻炼、提高。如此循环下去,这种自我调控意识与能力便慢慢增强,自己的日常课堂效果也会大受其益。教师有了这种能力,还怕上什么公开课吗?还需要不断地“磨”自己的课吗?   课是教师与学生生命互动的过程,而不是展示技巧的舞台,如果过分喜好展示自己的技巧,终有一天,我们会发现“舞台”下方将空空如也,就如同我们空空如也的眼睛一样。 (原载《教育时报》,作者:常亚歌)   重要声明:本文系原创作品,著作权属《河南教师》公众号所有,媒体或公众号转载时,请务必注明文章出处为《河南教师》微信公众号(jiaoyushibao),否则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   微信ID:jiaoyushi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