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网开户_最新太阳城网开户 - 亚洲最大平台

itemprop="headline"女子遭公司解雇 被指性骚扰全体男同事并强暴人未果 “我在业内名誉尽毁,当时轻生的念头都有了。”3月22日,一则《女白领被指性骚扰男同事遭解雇,发帖喊冤》的报道让湖南长沙女子王宁(化名)得到关注,她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今年2月5日,她的上司爱华(化名)与公司HR(分管人力资源)告诉她,因其性骚扰公司全体男同事,且强暴一名男同事未遂,公司决定将其解雇。  王宁说,事发后她不知所措,尤其是消息很快在公司和业内扩散,令她名誉受到极大损害,但因事发不久就是农历春节,她只好等到2月5日,向长沙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报案。但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公司方面否认解雇她的原因是性骚扰,而借口称其旷工多日构成自动离职。  据新湖南客户端报道,王宁的代理律师,湖南天恒健律师事务所律师朱丹介绍,公司方面在仲裁庭审中当庭提供的多项证据都站不住脚。例如该公司指称,在2月5日至2月22日,王宁旷工构成自动离职。实际上,在2月5日,王宁平时联系国外客户的工作邮箱突然被公司封掉。当日,王宁即被解雇。2月7日,王宁已申请劳动仲裁。  朱丹认为,王宁并无严重过错,也不存在无法胜任工作的情况。海翼公司在未与其协商的情况下,单方面解除劳动关系,已违反了《劳动合同法》。  那么,该公司最初解雇王宁的原因是否系“性骚扰男同事呢”?事发原因又是什么呢?  3月22日,解雇王宁的湖南海翼电子商务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公司与王宁之间的劳动纠纷正在走法律程序,公司暂时不对外公布任何情况。  【对话王宁】  澎湃新闻:能介绍下你在这家公司的工作情况吗?  王宁:我今年29岁,山东人,去年6月份入职的这家公司,负责公司在拉丁美洲、非洲等地区的销售业务,在入职这家公司之前,在国外做过多年的贸易工作。我所在的小组有十名员工,只有我一名女性,和大家关系不算很亲近,但也不差,被公司所指遭我强暴的那名同事小刚(化名,美籍男性),平时和我比较熟悉。  澎湃新闻:被解雇之前有相关征兆吗?  王宁:有的,因为在工作上常常持有不同意见,包括其他一些原因,我们小组的经理爱华(一名美籍男性)和我的关系不太好,我一直担心自己会被炒鱿鱼。去年发生过多次不愉快事件,其中包括:在季度考核时我的销售数据被篡改得很低,被我发现后爱华称是他误操作;有员工在被开除之前,爱华都让我们写投诉信,包括指责他们乱发货、工作不认真等等,但我认为情况不属实并未参与,这一点或许令其不满。(记者注:王宁上述说法尚未得到爱华及公司证实。)  澎湃新闻:被解雇当天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王宁:因为我的工作有时差,一般不会太早去上班,2月5日那天中午,我到公司后被爱华叫到会议室,当时还有公司的一名HR(男性)在场,他们说我性骚扰公司全体男同事、强暴小刚未遂,并向我出示了小刚所写的英文投诉信,当时我用手机拍了下来,随后他们强迫我签了一份文件,要求我离开公司,这份文件我没能拍下照片。(王宁向澎湃新闻提供的她拍到的小刚投诉信照片中写有:2月4日晚部门聚餐后,王宁以未带家门钥匙为名,要他送其回家,在过程中欲引诱他发生关系未遂。)  王宁:事情在业内传开后,有人在聊天时指责我有道德上的问题,当时我很绝望,因为过年期间,我也无法找相关部门处理,连轻生的念头都有了。但后来我还是决定按照程序维权,请了律师去劳动仲裁机构报案,因为这件事很显而易见,如果我真的性骚扰以及欲强暴他人,他们大可报警,而不是只开除我。  澎湃新闻:目前劳动仲裁的结果如何?  王宁:暂时没有结果,我们在庭外和解阶段也谈崩了,他们不愿意致歉,还出示了一份公司在2月22日发布的内部通知,说我自2月5日开始旷工,根据公司《员工手册》及相关规章制度,构成自动离职,希望在职员工以此为戒。当时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是在我申请仲裁之前发布此公告,他们回应说太忙忘了。  澎湃新闻:有同事出来为你作证吗?  王宁:有好心的同事辗转告诉我,因为公司给了压力,他们也没办法给我出来作证,包括在我之后辞职的小刚,现在也不愿意再掺合进这件事。  澎湃新闻:后面你准备怎么做?  王宁:如果劳动仲裁不行,我会继续通过法律手段维权。我并不需要什么赔偿,只希望他们能在公司内部致歉,恢复我的名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