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濠天地_最新澳门新濠天地 - 大奖等你拿

不打疫苗,才真的有殇 《疫苗之殇》不是一篇符合传播伦理的报道。因为它过分夸大了小概率的疫苗不良反应,却避而不谈疫苗为预防疾病做出的巨大贡献。被照片吓坏的妈妈们,很容易受到误导,而不给孩子接种疫苗。   今天,一篇“旧闻”在朋友圈被疯狂转发,这是203年财新记者郭现中拍摄的一组图文报道《疫苗之殇》,里面罗列了许多因疫苗不良反应而导致的儿童致残、致死事件和照片,让人痛心。   痛心之余,人们把这组照片和近日的违规经营疫苗事件联系起来,大声疾呼“疫苗有问题!不要给孩子接种疫苗!”这是非常可怕的言论,不给孩子接种疫苗,才是在害孩子。   最近的疫苗事件和《疫苗之殇》无关   近期爆出的疫苗违规经营事件让人们非常关注,很多妈妈直呼这批疫苗为“毒疫苗”。事实上,这批疫苗虽然违规、不应该给孩子打,但不能称为“毒疫苗”。   首先,违规经营的疫苗本身是正规疫苗,只是在运输和储存过程中违规导致疫苗失效,失效的意思,简单说就是“打了跟没打一样”。   其次,违规经营的疫苗全为二类疫苗,即自费自愿打的疫苗,免费的、规定接种的一类疫苗不在其内。   而《疫苗之殇》中反映的孩子,即使正如记者所说,都是因疫苗不良反应而致残或致死(报道中并没有提供足够的医学证明能够证实孩子的不幸与疫苗相关),他们注射的也应该是符合规定的、允许注射的疫苗,只是不幸遭遇了小概率的不良反应事件。   疫苗不良反应发生概率多大?   早在《疫苗之殇》发表之后,上海市疾控中心就曾于204年在《生命与灾害》杂志发表论文《疫苗接种,打还是不打》,论述了疫苗不良反应的发生概率。   疫苗以极小的剂量作用于人体,其产生的不良反应主要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接种局部的红肿热痛以及发热等。发生率较高,一般为百分之几,但都比较轻微,基本无需治疗或只需对症治疗;   第二类是与免疫机制有关的过敏反应。发生率在万分之几到十万分之几,绝大多数是轻微的过敏性皮疹,有些是比较严重的过敏性紫癜等,但通常也可以痊愈;   第三类是减活疫苗中活细菌或病毒造成的感染。主要集中在卡介苗和脊髓灰质炎疫苗两种,卡介苗引起淋巴结炎的发生率在万分之几,引起全身感染的概率是百万分之一。脊髓灰质炎减毒疫苗引起小儿麻痹症大概率约为25万分之一。   简单来说,注射疫苗后,一百名儿童里有几名会发生如低烧、红肿等轻微不良反应;几万名儿童里有几名会发生过敏性紫癜等严重不良反应,且大多数可以痊愈;几十万名儿童里有几名会因减活疫苗而发生全身病毒感染。   另外,许多疫苗后的不良反应,还可能只是单发疾病让疫苗背了“黑锅”。据卫生部公布的数据,我国0~4岁儿童的两周患病率为7%,也就是说:不管接种不接种疫苗,任意00个孩子,就有7个会在两周内生病。   所以,《疫苗之殇》里的孩子,是否真的因疫苗不良反应致残致死,还有待进一步论证。即使真是如此,遭受疫苗不良反应的孩子,也是发生了非常不幸的小概率的意外,我们应该同情他们、帮助他们,但不应该因为这些意外,而拒绝接种正规疫苗。   不接种疫苗会怎样?   虽然发生不良反应的概率很低,但很多妈妈仍然担心。正如《疫苗之殇》最后写的:百万分之一的疫苗不良反应率在统计学上或许微不足道,但对于每一个受害家庭而言却是百分之百的灾难。所以,很多人选择不打疫苗。   可是,为了避免百万分之一的风险而不打疫苗,那就是把孩子置于感染病毒更大的风险之下。让我们看看,在没有疫苗的年代,这些病毒有多么可怕:   脊髓灰质炎(脊灰)   脊灰是一种传染性很强的疾病,可在数小时内造成全面性瘫痪。在脊灰疫苗问世之前,几乎所有儿童都会感染脊灰病毒,每200例感染病例中会有一例出现不可逆转的瘫痪。在瘫痪病例中,5%-0%的患者因呼吸肌麻痹而死亡。因为有了脊灰疫苗,脊灰病例自988年以来减少了99%以上。 (脊髓灰质炎后遗症儿童。图片来源:世界卫生组织)   破伤风(百白破三联疫苗中的“破”)   破伤风通常是致死性的感染性疾病,病死率在0%~70%之间;即使在具备最佳医疗条件的医院里,死亡率也有0%~20%。   20世纪80年代全球有80万左右新生儿死于破伤风,2002年降到了8万人,2008年下降到5万人。   麻疹   麻疹是一种传染性极强的严重疾病。在没有疫苗的年代,超过90%的人在0岁前感染了麻疹病毒,其中多数可出现症状。980年,在广泛开展疫苗接种之前,估计麻疹每年在全世界造成260万人死亡。   百日咳(百白破三联疫苗中的“百”)   百日咳是引起全球婴幼儿死亡的一个重要原因,2008年全球百日咳发病约600万例(其中95%发生在发展中国家),约9.5万儿童因此死亡。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实施大规模疫苗接种后,发达国家的百日咳发病率和死亡率下降了90%以上。   白喉(百白破三联疫苗中的“白”)   历史上白喉一直是最令人恐怖的儿童期疾病之一,9世纪80年代在欧洲和美国发生的白喉大流行期间,一些地方的病死率高达50%。据估计在20世纪80年代大量使用白喉类毒素以前,在发展中国家每年约有00万病例,5万~6万例死亡。在980~2000年期间,白喉在全球的总报告病例数减少了90%以上。   乙脑   乙脑是一种由蚊类传播的疾病,发病后病死率较高(5%~50%),约有/3的幸存者愈后留下终生的神经精神障碍。我国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大规模使用乙脑疫苗,发病率从之前的20.92/0万下降到如今的小于/0万。 (乙脑后遗症儿童。图片来源:TopNews.in)   流脑   流行性脑脊髓膜炎(流脑)是世界性流行病,因其发病率及病死率高而为人们所关注。全世界每年发生30万~35万流脑病例,总病死率在5%~0%。中国是流脑高发区,曾出现过5次大流行,发病率最高时达403/0万,病死率为5.5%。上世纪80年代后我国开始推广预防接种,流脑发病率开始逐年下降,至90年代,发病率维持在</0万的水平。   为什么说《疫苗之殇》是在害人   《疫苗之殇》这样的报道很有情怀,照片和文字技巧很高,让人震撼。但这不是一篇符合传播伦理的报道。因为它过分夸大了小概率的疫苗不良反应,却避而不谈疫苗为预防疾病做出的巨大贡献。被照片吓坏的妈妈们,很容易受到误导,而不给孩子接种疫苗。   类似的事件不止发生在中国,世界各地都有过惨痛的教训。   974 年,英国有报道称接种白百破疫苗后发生36起严重神经系统反应。电视新闻持续报道此事,公众丧失信心,导致接种工作中断,接种率从8%大幅下降到 3%。但随着疫苗接种率的下滑,发病率由之前的/0万上升至00/0万~200/0万,从而形成了百日咳的疫情。   日本在同一时期也因为媒体报导白百破疫苗的不良反应而发生了与英国几乎完全相同的一幕:白百破疫苗接种率从974年的80%下降至976年的0%;979年百日咳疫情流行,出现.3万余病例,4人死亡的后果。   正如火爸朱剑笛在文章中写过的:“我们现在享受的是疫苗之福,而不是疫苗之殇。”   疫苗的发明,是人类疾病预防的福音,因为害怕不良反应的风险,而把孩子拖回那个没有疫苗保护的蒙昧社会,这真的是为孩子好吗?不良反应应该成为推动疾病预防事业的动力,而不是把人们拉回古代的反作用力。   至于近期发生的疫苗违规经营事件,更不是什么“疫苗之殇”,而是“监管之殇”,我们希望能够严惩相关责任人,让疫苗的生产、流通、注射等环节更加安全。   最后,春雨君想对各位妈妈们说:孩子没有决定是否打疫苗的能力,他们的健康掌握在你们手里。不要因为一则不符合传播伦理的报道、一篇消费悲情的文章、几条没有逻辑的流言,就罔顾疫苗的重要作用,不让孩子接种疫苗。最终为你们的不理性买单的,可能是孩子的生命。   参考资料:   .《疫苗接种,打还是不打》,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陶黎纳,204-《生命与灾害》;   2.《中国流行性乙型脑炎发病水平变迁》,王晓军,卢永,张彦平,陈圆生,梁晓峰,中国计划免疫2004年0月第0卷第5期;   3.《中国997~2006年流行性脑脊髓膜炎流行病学分析》,李军宏,李艺星,尹遵栋,杨俊峰,邵祝军,宁夏,王旭霞,梁晓峰,中国计划免疫2007年0月第3卷第5期;   4.《如果你不敢打疫苗 来了解一下没有疫苗的世界》,朱剑笛,微信公众号:现代育儿百科   相关链接:   200万支过期疫苗上市了,注射后会不会死人?   过期疫苗流向公开,北京广东山东等在列   非法经营疫苗查封名单,均为二类疫苗   版权声明:本文为春雨医生原创稿件,版权归属春雨医生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授权与合作事宜请联系reading@chunyu.me